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8年8月22日 星期三
开启辅助访问

广东省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开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42|回复: 13

漫谈开建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8 00:18: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丰青年 于 2015-1-28 11:30 编辑

       近日,家乡的一位热心网友跟我谈到,一些在外打工的年轻父母并不乐意教会他们年幼的孩子学讲开建话。这令我想到了2010年的时候媒体曾报道过这样一件事:广州某小学“要求”学生不管是上课还是课余时间,都要讲普通话,时间一长,一女学生粤语荒废,令不怎么听得懂普通话的祖母大发脾气。也正是那一年广州暴发一场声势浩大的“粤语保卫战”。事件的导火索在于当年7月份,广州政协常委会提交了一份书面建议:“把广州电视台综合频道或新闻频道改为以普通话为基本播音用语的节目频道,或在其综合频道和新闻频道的主时段中用普通话播出” 。 “这个建议出来后,民间人士、媒体人、政协委员纷纷站出来表示反对,争论还波及整个粤港澳地区,以及粤语移民较多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地。其波及范围之广,论争热度之高,用广州市政协一位官员的话来说:几乎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建议或者提案。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广州电视台综合频道继续以粤话为基本播音用语播出。语言文字是人类智慧和文明的结晶,是文化传承、发展、繁荣的重要载体,一些地方性语言正是地方特色文化最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年的“粤语保卫战”引起那么大的轰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

       对于开建地区来说,我们也有自己的语言,那就是开建话(以南丰话为标准),主要流行于南丰、金装、长安、都平、大玉口以及中水片部分地区,即原开建县境内(有人认为开建话只存在高水片五镇,这是错误的)。要弘扬和传承开建文化,保护我们开建独有的地方语言----开建话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有人也许认为自己一家在外,要融入当地语言环境,所以就必须教子女当地的主流语言,但是在教会子女学讲当地的主流语言的同时,不应当排斥开建话,可以针对家庭和社会的不同环境,开展“双语教学”,对内讲家乡话,外讲普通话、白话等社会主流语言。

       几年前,我曾遇到一位随父母从广西移居到珠三角的小孩,年龄大约六七岁,广西话、普通话、白话样样精通,可以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语言进行交流。很显然,对于处在学语阶段的小孩来说,他的“学话”能力是很强的,几种语言同时学照样吃得消。而一旦长大,错过那个最佳学语阶段,要再学一门语言,恐怕要像学英语一样费力了。因此,不论是家乡,还是在外生活工作,年轻父母教年幼的子女从小学会开建话很有必要。

       除此之外,开建话作为一种古老的语种,被誉为称为秦汉时期的普通话,具有特别的历史意义和很高学术研究价值,多位学者专家对此展开了深入的分析研究。而作为开建人,我们更应该倍加珍惜!下面我就综合网上的一些资料,带大家一起认识开建话,各位有不同的意见也不妨展开讨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00:19: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丰青年 于 2015-1-28 00:24 编辑

要认识开建话,我觉得有必要从开建及周边的语言说起,这样能使大家有比较全面的认识。下面是百度贴吧上篇贴子对封开方言的介绍:

      封开县(由封川、开建两县合并而成)辖江口(含原封川镇)、江川、平凤、长岗、罗董、白垢、杏花、大洲(含原泗科乡)、渔涝、河儿口(含原七星镇)、莲都、南丰(含原渡头镇)、金装、长安、大玉口、都平16镇,面积2723平方公里,2003年人口47万。汉语方言共10种,如:

(1)白话 分为:封川话 有浊塞音、[d]、[ɡ],较完整地保留了古汉语浊塞音声母系统,不仅在《切韵》中属浊塞音的字仍读浊塞音,而且有一些在《切韵》中已经念为清塞音的“帮”、“端”等也读为浊塞音,分布在南部原封川县江口、封川、江川、平凤、长岗、罗董、白垢等镇,包括罗董话(有17个声母、51个韵母和9个声调)和接近广州话的江口话;桂乡话 分布在原封川县杏花镇;文德话 分布在原封川县渔涝、河儿口、莲都一带;开建话分布在北部原开建县的南丰、渡头、金装、长安、大玉口、都平等镇,使用人口20多万,以南丰话为代表;怀集话。

(2)丰阳话 属粤北土话。


(3)客家话 分布在南部江川、平凤、渔涝、七星等镇的部分村庄,与梅县客家话差别不大,使用人口约4千。


(4)标话 包括诗洞话、桥头话等。分布在长安镇,原渡头镇沙冲村委会及河儿口、七星、南丰、金装等镇的一些村落,使用人口7217。
长安镇辖长安社区和金星、莫罗、新地、中良、民城、万岗、今宝、宝山、东山、西山10个村委会,人口37000。主要讲开建话;长安社区长安圩和庙后、大街、墰榕、上罗境、下罗境、大巷街、万荣寨、长岗、上宅、长远、银铺、城巷、帝两(又分为军荣、凤墰、石坎、大松)、帝木、上墰寺、更楼(长群)、罗仇、凤寨、安成、罗迈、大园、大棚、水涝、七座、三座、墰田、长安旧圩,宝山村委会下罗柴、文林、上东、上西、桥头、回周、宿水、范两,东山村委会寨东、寨下、李户、李宅、白屋、上屋、中南、南屋、花门楼、长江共45个村落的6600多人讲标话,约占18%。

以上内容来自《封开方言分布》,作者:不详,转载地址:http://dengmeiquan.blog.163.com/ ... 710200911225027156/

个人总结和点评:这篇文章很有参考价值,让大家对封开方言有比较全面的认识。从总体上而言,封开的方言由原开建县和封川县两县的多种方言所组成,这其中开建话、封川话是最典型的代表,而开建话是使于人口最多的方言。相对来说,开建地区的方言比较统一,也就开建话和标话(怀集也有部分人讲标话,这不属于开建独有方言),封川地区的方言则比较分散,这应该是地理位置有关,开建的人口主要集中在开建盆地及周围地区,无大山隔绝,彼此往来密切,所以语言同化程度高,形成了使用人口高达20多万的开建话,而封川地区则山地丘陵交错,各地区之间往来不便,不同语种的居民在各自狭小的空间活动,无法交汇融合成较为统一的语言。对文章提到的标话分布在金装、南丰等地,个人认为很值得商榷,在《广东封开“讲标人”中的文化交融初探》一文中,有提到“居于封开的“讲标人”人口较少 ,约有 70 0 0多人 ,集中在县北长安镇一带。”南丰和金装两地现在应该无“讲标人”。而桥头话和标话也应该不属于同一种语言,这是桥头话的唱的歌曲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I0NDUyNDQ=.html  这是用标话讲的故事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YzNDcwMTM2.html 我们不难看出桥头话与开建话有相似之处,甚至有字音相同的地方,标话则差别非常大,无论讲开建话的人,还是讲桥头话的人都很难听得明。还有一点,看了这篇文章,我原来还对开建话、文德话等是否属于白话有点怀疑,毕竟这与广州标准音有一定差距。但我看到“粤语使用地区的居民将粤语及粤语子方言称为白话”的解释后,开建话确实符合白话的含义,因为对于开建话属于粤话方言,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另外,封川话和文德话属于两种方言,可能是某些网友没想到的。其实文德话因文德乡而得名,那是莫宣卿高中状元后,皇帝敕赐的地名(在这之前已经敕赐金楼村为锦衣乡,包含衣锦还乡之意),大概位置在渔涝、河儿口一带。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文德话非封川县城话,而是封川辖下某处地方的语言。一般来说,在某地使用的语言可以直接用政治中心所在地名称命名,比如说广东的标准白话叫广州话,开建话可以称作南丰话,它不可能用某处小地方的名称命名,假如开建话又叫做锦衣话或金楼话,大家会不会觉得有些别扭呢?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08:19:10 |显示全部楼层
对以上观点我表示非常赞同,我兄、弟(包括同翁的)7人的子、女共17人,就我弟两个小孩不会讲南丰话,我每次去他那里都跟他们讲一下南丰话(仅管他们目前不会)。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08:53:57 |显示全部楼层
都市寻梦人 发表于 2015-1-28 08:19
对以上观点我表示非常赞同,我兄、弟(包括同翁的)7人的子、女共17人,就我弟两个小孩不会讲南丰话,我每 ...

是啊,现在开建的外嫁女,异地定居生活的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国外华侨。我们曾是开建地区长大的,无论你去得多远,应该不要了忘了自己曾经土生土长的家乡,开建话我们不应该忘记,更应该要发扬下去。如果你是外嫁女,希望能多点打电话回老家,不要忘记自己是那里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11:14: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丰青年 于 2015-1-28 11:16 编辑

网友臧否曾在新华网论坛对开建话(南丰话)的起源和南丰话为秦汉时华夏普通话的活化石等问题进行了详细论述:

南丰话的起源:南丰话也叫开建话,使用范围在原开建县领地,包括今封开县北部的南丰、金装、长安、渡头、大玉口及都平镇,人口15~20万。南丰粤语与广西信都话较接近甚至可互讲,而与县城封川话差别较大难互通。南丰话的邪崇船禅不论平仄一律读为不送气的塞擦音,浊音清化程度比普通低但比广州话高。广州话保留了较多的浊鼻音用语,而普通话、南丰话则进行了清化处理。比如广州话用浊鼻音“唔、唔喺、唔啱、唔使”,普通话则采用了清音的“不*”字,等等。若读一个句子,广州话呈串有浊鼻音的圆滑波形,而南丰话则是一段梯形的锯齿波,爽朗但音韵甚显原始。

原开建县与广西信都在两汉属苍梧郡封阳县,在南朝宋元嘉三年(426年)分封阳县地置开建县,1952年合封川县成封开县。可见,南丰话与信都话同源于两汉的封阳县。封阳地处古“封中”军事要冲,亦为中原汉人南下定居的就近场所,是华夏“雅言”最早普及的地方。南丰话与信都话人口较多,沿贺江水系的山间小盆地,唐前为南北交通要道,唐后则成了闭塞的战乱避难所,人口汉化程度较高。由此可推断,南丰话与二千年前的华夏族普通话-古粤语最接近。

南丰话为秦汉时华夏普通话的活化石:①.华夏部落南下,贺江(古称封水)为主通道,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古地图,今粤境有地标两个,其一为“封中”;汉初岭南地区共设县治32个,沿贺江密密麻麻设有谢沐、冯乘、富川、临贺、封阳和广信6个,而沿漓江仅设始安与荔浦2县;②.封开人姓氏杂多,人口多源于各华夏部落,具备产生古普通话的必要性;③.南丰话仅分布于贺江中游的南丰地区(古属封阳南部),排除后期入迁的可能;④.南丰小盆地到了唐宋以后,由于粤北南下通道的打开而变得相对闭塞,使语种不易被“洋化”;⑤.现今讲南丰话的人口约有20万,人口众多利于语种不易被“土化”;⑥.南丰话与广州话属同一语系,有别于客家话等,但对于讲广州话的人来说,南丰话比怀集话、封川话更难懂些,南丰话更显原始。因此,南丰话是秦汉华夏普通话(或称雅言、官话)的活化石,是广府封开县的罗董话及南丰话是秦汉华夏族普通话-古粤语的活化石 古广信作为岭南的首府长达400年,珠江文化经汉化而形成,起源于古广信。到了唐朝,由于唐玄宗开元时宰相张九龄开通了粤北大庾岭南北通道,贺江交通水道褪去了辉煌变得相对闭塞起来。

从《切韵》得知,唐代以前,中原汉语是有浊塞音的,浊音清化是汉语各方言演变的规律之一,现代粤语及普通话是欠缺浊塞音的。然而,封开封川-罗董一带却保存了全套浊塞音,可推定其为两汉时期的古汉语的产物,为古粤语的活化石。封开北部的南丰话与广西的信都话很接近,甚至能互讲,两者起源于同一语种。

两汉至唐前,今南丰地区(旧称开建县)与广西贺州的信都同属封阳县,到了唐初才分出开建县并归封州管辖,由此可推断南丰话也是起源于两汉时期。现今讲南丰话及信都话的人口总数很多,光讲南丰话的约二十万,讲信都话的大概也有一、二十万,总加起来有三、四十万,人多有利于语种的稳定,不易于被“洋化”或“土化”。至于南丰话、罗董话、信都话、封川话哪一种更为原汁原味,人口数量最多的南丰话应为首选。

马王堆出土的古地图所标记的“封中”应位于古封阳附近,沿贺江而下,封阳更靠近中原,人口汉化程度更高;罗董汉代属广信,属郡治县范围,罗董话带有古汉语之浊塞音,但讲罗董话的人数相对较少,从罗董镇保留较多南越语地名上看,古时为少数民族的集散地,罗董话则有被严重“土化”的可能;封川话在江口县城一带,受近代广州话的影响较大,已失古味;信都话受壮语影响较大,说什么完了以后都加个“卖-”字。

从南丰话与广州话的差异对比可以看出,宋代以后南雄珠玑巷南下人口对广府文化的二次汉化或入迁人口的接受粤化的份量,可以说,宋代以后更强的是入迁人口接受广府文化的粤化,广州话偏离南丰话不是太远,汉时总郡治还在广信时,粤语已基本定型。

----原帖地址: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78356160/1.html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11:29:54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顺便提一下,关于开建什么时候开始建县,网上通常有两个观点,一是南朝宋元嘉三年(426年),另一个是晋孝武帝太元五年(公元380年),清末的开建县志则认同后一种说法。各位可去国家数字图书馆http://mylib.nlc.gov.cn/web/gues ... 8bd0134833ed5d60004 在线阅读开建县志,了解相关内容,注册个ID即可免费阅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8 12:55: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永远是开建人,讲的是开建话。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要乡音不改才无愧于祖先。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9 15:57:49 |显示全部楼层

我自己回南丰时才讲南丰话的, 在外面珠三角城市工作时候遇到的老乡都说根本没法认出我其实是南丰人,有次遇到一个老乡他对我说普通话,因为他以为我是外省的, 但我能听出他讲的普通话口音略带有点南丰人口音, 意识就知道他肯定是南丰人, 跟他说了几个月普通话, 最后我才用南丰话突然告诉他我其实是南丰的, 吓了他一跳, 哈哈哈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这跟生活环境氛围有一定关系的, 现在我那在江口住的南丰亲戚的仔女都不会说南丰话了,  但他们仔女能听得懂南丰话, 就是不会说, 我跟他们说南丰话, 他们也不介意, 那么在外边城市出世的南丰人仔女也估计跟我亲戚仔女的一样差不多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9 20:11:39 |显示全部楼层
星耀哥 发表于 2015-1-29 15:57
我自己回南丰时才讲南丰话的, 在外面珠三角城市工作时候遇到的老乡都说根本没法认出我其实是南丰人,有 ...

如果自己独自在外,没了家乡这种语言环境,平时讲其它语言较多,南丰话的流畅程度可能不那么好,但也不至于不会说的程度,怕就怕从小就没人教,长大再想学也就很难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9 23:30:25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省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助理巡视员,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岭南文史》杂志主编罗康宁在个人博客对开建话(文中的北片即封开北部)有以下两点重要论述:


    北片古非组部分字读为帮组,发p、p‘、m声母,例如父pu、佛pat、蜂p‘o ŋ、万man等,保存上古“轻唇归重唇”的特点。
    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中说:“凡轻唇之音,古皆读为重唇。”[11]即《切韵》中的轻唇音非、敷、奉、微在上古均读重唇的帮、滂、並、明。封开北片粤语非、敷、奉、微部分字发重唇音,保存上古音的特点。而在包括广州话在内的其他地区的粤语中,除古微母字读如明母之外,非、敷、奉母字都发轻唇音即唇齿音。因此,封开北片粤语系统保存“轻唇归重唇”在粤语乃至全国汉语方言十分罕见。
    值得一提的是“佛”字。东汉广信人牟子做《理惑论》时,首先将该字音译梵语buddha(觉者),沿用至今。“佛”在《切韵》为奉母,臻摄合口三等韵,入声;而东汉时代“轻唇归重唇”,奉母字读如定母,所以当时“佛”读为bat,与梵文读音基本一致。今封开北片粤语读为pat,保存着东汉雅言“轻唇归重唇”的特点和塞音韵尾,只是全浊塞音b转化为相应的清音p。从这个字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封开粤语如何保存着1800年前的东汉古音,堪称奇迹。

    北片古知组部分字读为端组,发t声母,例如知tɐi、猪ty、长tiu ŋ等,保存上古“舌上归舌头”的特点。
    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中说:“古无舌头、舌上之分,知、彻、澄三母以今音读之,与照、穿、床无别也。求之古音,则与端、透、定无异。”[12]封开北片粤语知组读如端组的虽然是部分字,但涵盖该组各个声母,比较系统地保存上古音这一特点。在包括广州话在内的其他地区粤语中,知组字仅有极个别如“啄”读如端组,其余都 “与照、穿、床无别”,发平舌音或舌叶音。

----可见罗先生对开建话的评价非常高,各位如果想了解他对开建话更完整的论述和粤语方面的知识,可关注他的新浪博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
Powered by Nanfeng © 2013-2015 广东省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 黔ICP备15006779号-1 ).    封开县南丰社区网.
友情链接、发布广告等站务事宜请联系fknfweb@163.com.站务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建议你使用IE8或其他主流最新浏览器浏览本站.
注:本站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QQ:2785272403及时删除。本站将乐意接受您的意见,并及时作出修改。 本站免责声明: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
返回顶部